经典麻将单机版 11选5助手安卓版下载 体育彩票广东11选5 快乐10分技巧旋转矩阵 大圣捕鱼下载免费版 友间麻将官方网站 鱼丸游戏百人牛牛 东方六加一中奖规则 上海快3遗漏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体彩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以太坊创始人 现金捕鱼游戏品种 加工扑克麻将透视眼镜 沈阳北京单场 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查询
×
聯系我們
  • QQ客服
  • 客服電話
    025-86700522-805
  • 官方微信
  • 現代客服
返回頂部
.clear

媒體中心

Xiandai Group

重磅|多家融資平臺入股銀行 監管部門已著手制定融資平臺轉型方案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楊志錦
時間:2019-12-20 13:59 訪問量: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楊志錦

成都農商行股權轉讓一事有了新進展,預期成都興城投資集團(下稱興城投資)將受讓35億股股權,由此成為成都農商行第一大股東。

興城投資由成都市國資委100%持股的城投平臺,主營業務是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土地開發,屬于銀保監會融資平臺名錄內公司(退出類),城投入股上市公司引起市場關注。在地方國資體系中,政府融資平臺因為地方政府的隱性擔保顯得較為特殊,目前監管部門正在推動融資平臺轉型。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去年以來共有九家融資平臺入股商業銀行,有的成為商業銀行的第一大股東。統計顯示,九個案例中五家城投公司為市級融資平臺,兩家為省級城投子公司,城投級別均較高。

分析人士表示,對于城投公司而言,入主銀行一個目的為保穩定(幫助地方政府化解銀行機構金融風險),另外一個目的則是謀轉型。

在此之前,一些大型城投公司通過采取參股控股的方式布局覆蓋金融行業的金控平臺,中小城投則試圖參股金融機構帶來更多收益。在27號文(《關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要求融資平臺轉型的背景下,城投入股商業銀行被賦予了更多期待,轉型金控平臺成為一些城投的“夢想”。

“融資平臺最大的轉型就是不讓它代替政府融資。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地方有訴求,一下切斷政府融資職能,平臺面臨何處去的問題?!币晃唤咏斦康娜耸糠Q,“一些地方城投提出要轉型金控公司,我個人認為城投轉型為金控公司應該是監管的重點,因為這很容易演變成地方政府從金融機構掏錢的渠道?!?/span>

640.webp (22).jpg

本地入股為主

從入股銀行和城投公司所在地域來看,九個案例中七個案例的雙方均在同一區域。中部某省會城市城投公司城建部負責人表示,城投公司為當地經濟發展服務,有的城投作為政府方代表出資,支持當地銀行發展,畢竟地方國資城投公司實力強。

比如,2018年8月平頂山發展投資控股集團公司入股平頂山銀行,持有后者11.61%的股權,成為平頂山銀行的第一大股東。

河南當地官方媒體報道稱,這對于城投公司而言,優化了自身的資產結構,降低了經營風險;對于平頂山銀行而言,國有股份的加入,優化了股權結構,大大提高了其資本充足率,為其發展提供了充足的資本支撐,增強了其抗風險的能力,“可以說是雙方互惠發展、協作共贏的重大舉措”。

在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的當下,一些分析指出地方政府可以通過城投公司向城商行、農商行增資進而補充資本,但由于地方財政吃緊,這一補充資本渠道的實現仍有難度。

按照安排,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過程中,地方政府要承擔起對轄內金融機構的處置與穩定責任。上述7個案例中,有4個案例均為地方政府為了化解銀行機構金融風險而入股。

這使得城投公司的作用再度強化。實際上,去年以來因為轄區內民營上市公司出現股權質押危機,濰坊城建和徐州新盛入股當地上市公司,進而紓困民企。

此外,有兩單案例為異地入股。比如上海城投控股股份公司2018年7月通過增資的方式入股廣州銀行,持有廣州銀行1.27%的股權。相較于被動接受當地政府“保穩定、促發展”的要求入股當地銀行,城投平臺入股異地銀行則具有更強的主動性。

上海城投入股時表示,入股后能夠增加公司投資業務的項目儲備,獲取股權分紅收益和資本增值收益,為公司持續穩定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從層級來看,九個案例中五家城投公司為市級融資平臺,兩家為省級城投子公司,城投級別均較高。級別高意味著收購方城投公司具有一定的現金流,有一定的資金實力去并購。

新的轉型方向?

自2017年下半年起,城投融資持續收緊。與此同時,監管層要求融資平臺轉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中央監管部門已著手制定融資平臺轉型方案;地方層面上,重慶、湖南、陜西三省已印發融資平臺轉型方案。

總的方向上,對空殼類城投要撤銷;對兼有公益性項目建設、運營職能的“實體類”融資平臺公司,要通過兼并重組、整合歸并同類業務等方式,轉型為公益類國有企業;對于有競爭力的城投公司轉型為一般經營性企業。

對于目前仍然以政府項目為主的城投公司來說,通過并購實現轉型的需求更為迫切:一方面可獲得相對較高的收益回報,另一方面也可能通過拓寬融資渠道。目前較多的城投公司均有涉足類金融業務,進行相關的投資嘗試。

區縣級城投入股銀行的案例也有出現。記者獲得的某縣城投公司總結稱,該縣對其他區縣城投走訪調研后組建了城投控股公司。轉型過程中,先行先試以1億元入股當地農村商業銀行,占農商行總股本的10%,2017年至2018年此項投資實現收益400萬元。

一些大型城投已通過參股或控股方式持有多個金融牌照。比如哈爾濱投資集團公司已控股或參股證券、銀行、信托等類型公司。

華南地區某券商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稱,城投轉型激發了一些綜合實力比較強的城投公司涉足金融業務、甚至組建金控集團的動力,以擺脫對政府信用和政策的依賴。

一般來說,金控集團旗下金融企業亦服務于企業內部市場。在進行貸款業務時,金融機構對集團內企業的要求和調查可能相對外部金融機構弱。因此,在城投成為銀行大股東后,相關貸款風險亦需引起關注。

中國現代集團董事長丁伯康博士表示,起碼在未來十年中,城投公司轉型為金融控股集團的概率非常小。 

一是將從事城市基礎設施融資和建設的平臺公司轉型為以金融行業投資和運營的主體,無論是轉型基礎還是發展條件方面,都相距甚遠。二是由于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脫胎于政府部門,資產、業務和團隊在短時期內很難達到金融控股集團運行和管理的要求和能力。

640.webp.jpg